• <input id="05ugj"></input>
    1. <sub id="05ugj"><table id="05ugj"></table></sub><sub id="05ugj"><table id="05ugj"><div id="05ugj"></div></table></sub>
      豫輝文學
      會員書架
      首頁 > 歷史軍事 > 你的眼神比光暖 > 第2203章 我對你想入非非(完)【5100字】

      第2203章 我對你想入非非(完)【5100字】(1 / 1)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好書推薦: 國民老公帶回家:偷吻55次 步川小姐的貧窮物語 最佳傲嬌攻略 克妻 拿無限當單機 一胎二寶:爹地追妻請排隊 鳳謀天下:王爺為我造反了 一夜回到離婚前 一世狂寵:老婆大人,請上鉤 九天傲紅顏

      筆趣閣 最快更新你的眼神比光暖 !

      歐翔活到現在,二十六歲,前面十五年,他在那個偏遠的小地方,抬頭只能看見一方天空,似乎那一方天空,就成了自己的一輩子。

      他從未想過離開,也從未想過自己可以離開。

      趙縛龍身體不好,但其實對他還算不錯,他想著,努力學習,或者學好木匠活,守著養父過一輩子也挺好。

      至少安穩。

      而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能比安穩更重要?

      可是他十五歲那年,趙縛龍措不及防的去世,去世前對自己的那一番坦白,趙縛龍去世后出現的那個男人,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

      有時候回頭想想,歐翔會覺得自己骨子里大概就是跟宋明昌一樣的人,表面看似安分,其實內心始終是躁動不安的。

      他去當兵,去西南,在西南呆了那么多年,多次主動請纓參與西南邊境任務,是什么心思,他心知肚明。

      從十五歲決定去當兵的那刻起,他就心知肚明。

      這個目標,從未因為任何事情而動搖過,哪怕退役,哪怕不能握槍,哪怕遇到愛情,哪怕預定終生……

      這是他長達十一年來,堅持讓自己理智清醒的所有動力。

      可他卻忘了,有時候這份強制的理智和清醒,本身就是一種病。

      屈玉琢說他意志力超乎尋常,他承認的,但他也知道那并不算一句完全的夸贊。

      看著前方再次出現岔道口,而周圍幾個“隊友”并未分析出走那條路更合適,歐翔終于是拿起手機,這是加卡的手機,里面存了自己的號碼。

      他尋到后,撥了過去。

      電話那端響了會兒后,被接起:“喂?什么事兒?人找到了?”

      歐翔說:“沒有?!?/p>

      “沒有你打電話給老紙做什么?繼續找……”

      “……”

      歐翔頓了下,才輕聲問了句:“其實就是想最后問你一句……”

      “……成,你問?!?/p>

      ”你,后悔過嗎?”

      放棄自己安穩的生活,放棄原本溫暖的愛情,放棄做一個最平凡幸福的人……

      去做這樣一件事,過這樣一種生活……

      最愛的妻子因此名譽毀滅,甚至死去,親生的兒子過了二十多年顛沛流離的生活甚至恨上自己……

      這種情況下,你,后悔過嗎?

      對方明顯怔了下,他沒有馬上回答,歐翔不著急,等著他慢慢的想。

      過了會兒后,對方的聲音總算傳來:“……非要現在問嗎?”

      “是,必須現在問?!?/p>

      因為過了今天,過了此時此刻,過了他心有戚戚的這一秒,他怕自己就再也聽不進去他的任何一句所謂的懺悔。

      也再也沒勇氣和力量去說出那一句矯情的話……

      對方像是嘆了口氣,聲音變得有些低沉,夾雜著些許嘶啞。

      他說:“后悔過……”

      “我曾經有三次……自殺未遂……”

      “很可笑吧?想不到你老子我居然這么孬,但是撐不住啊……兒子,老子我撐不住啊……”

      歐翔喘了口氣后才道:“……哪三次?”

      對方輕笑,笑意零落。

      “第一次,是得知你母親受傷你失蹤那年……我知道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月后……一切都遲了,好在后面找到了你,你被送往孤兒院,我本來打算將你送到你母親那兒,但不成了,你母親被我害得名聲盡毀,家里人接受不了你,你母親她……她也不認人了,而且那群人還特么的盯著她盯得緊,我也不能將你接到我身邊,那樣你會死的很慘!”

      “上面的意思是孤兒院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讓我暫時不要擔心,他們在孤兒院安排了人照顧,但我怎么可能不擔心?我奔潰了,真的,我受不了,所以我自殺威脅他們放過我……”

      “……”

      “不過后來沒死成,反而我還害死了兩個同志……”宋明昌笑笑:“所以,欠著人命,我能怎么辦?只能繼續堅持,就這么又堅持了不到三年,我再次奔潰……”

      歐翔瞇了瞇眼睛,突然猜到了宋明昌的第二次奔潰是什么時候……

      那是他母親去世的那天……

      他沒有說話,可是心里隱隱有點痛。

      哪怕對那個母親一點印象都沒有,但那是拼死生下她的至親。

      是用娟秀的字體,寫下“歐翔”這個名字的,他素未謀面的母親。

      宋明昌深吸了一口氣,接著道:“第三次……就是三年多前的那次了……不過那會子倒不是因為傷心難過所以活不下去了……就是覺得,欠下了,還不上了……以前還有個奔頭,覺得自己趕緊將事兒辦完了,回去過正常的日子,還有個兒子在等著我,哪怕他最開始可能別扭怪我,但沒關系,我兒子是個軍人,他懂得軍人的職責是什么,我用我的后半輩子去磨,十年二十年,總能磨的平,即使磨不干凈,也沒事兒,我就纏著,每天纏著,能夠見到這么個人,我心里就踏實,就開心……”

      “可是這么突然的來了那么一出……說實話,我知道我那次將你換了是自己的自私心理,我也知道我做了那些后,我這兒子就等于是沒了,所以什么指望?我這輩子活成這樣,還能有什么指望?真踏馬覺得不值得,沒意思,不想活了……但我好歹還沒犯傻,只想著做完該做的事兒,抓住A,抓住獅子,功德圓滿了,再去找個地方死一死,或者直接就跟他們同歸于盡,好歹死得其所……”

      他笑了下:“那時候我還想著,要是我真做成了,然后你聽到我死去的消息,會不會,哪怕一點兒,只是一點兒的,為我感覺到難過?甚至可能原諒我?不過,都是些自暴自棄的話罷了……因為我現在覺得,活著其實也不錯,被討厭被恨,我也認了,再說,死一死什么的,有點逃避的意思,不是老子的風格,所以放心,就算你不原諒我……”

      “等你出去?!?/p>

      “……??什么?!”

      歐翔看了一眼岔口的一端,沉了口氣后,才道:“……等出去,我會告訴你,我原不原諒你?!?/p>

      所以如果你想知道答案,最好給我好好活著!

      那邊頓了好一會兒,才傳來宋明昌的聲音:“……好?!?/p>

      歐翔剛準備掛斷,宋明昌卻忽的叫住他。

      歐翔凝眉:“怎么?還有事?”

      宋明昌笑了下,跟著道:“沒什么……就是我好想嗅到‘獅子’的味道了,這人最愛噴香水,還特么是傳說中的龍涎香,我聞著都想吐……”

      歐翔睫毛顫了顫。

      宋明昌又說:“所以兒子,你爹我現在要為民除惡去了……A,你的仇人,命中注定要交給你的。最后跟你透露個A的小癖好……他啊,喜歡右邊大于左邊。最后,給老子搞死他!”

      歐翔捏著手機的手指骨節收緊,跟著深呼吸,說:“好?!?/p>

      “出去見?!?/p>

      “出去見?!?/p>

      ……

      電話剛掛斷,歐翔已經朝著其中一個巷道跑過去,后面的人問:“你怎么知道是那邊?”

      歐翔的聲音傳來:“別問,跟上來?!?/p>

      其他幾人愣了下,來不及想太多,忙跟了上去

      歐翔沿著巷道一直跑,速度很快,后面的幾個隊友幾乎跟不上。

      但歐翔卻沒有絲毫停歇的意思。

      然后,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的眸子突然出現了一道光。

      那是手電筒的光線。

      有槍響在耳邊響起,有遠有近。

      他知道遠的來自哪里,也知道近的代表什么……

      身后隊友叫起來:“找到了……發定位請求支援,快——”

      而歐翔那邊,已經利落的躲過了幾枚子彈的掃射,伸手掏出兩把槍。

      摸到手槍把的那一刻,手心里已經出了汗。

      腦海中閃過章程的那張血肉模糊的臉……

      想起最后歹徒給他一把槍讓他殺死章程,想起章程用一雙含淚的眼睛在對他說:“殺了我……殺了我吧,求你……”

      歐翔壓下心里復雜的情緒,“砰砰——”兩槍,子彈飛了出去——

      ……

      一個月后。

      某高級五星級的包廂內,圍坐著一大桌子人。

      姚仲天和胡葉青,屈玉琢和姚子望,還有一個兩歲的小家伙屈不寒。

      小家伙大眼看小眼的看著一桌子人。

      有些人認識,有些人,他并不認識,所以他的表情有點茫然。

      最后先開口的,是整個包廂資歷和權力都最大的那個人。

      也就是歐翔的所謂義父。

      他說:“那個,大家都別這么緊張,今天請兩家人一塊吃個飯,也并不是要馬上將婚事給定下來,就是希望我們雙方先認識一下,了解一下,也方便兩個孩子未來能更好的相處不是?”

      姚仲天和胡葉青忙陪笑著點點頭:“……那是,那是,您說的對!”

      大人物很滿意他們的態度。

      大人物看向旁邊某位胳膊上還打著石膏不能動的某人:“阿昌,你看親家父母都表示了,你好歹也說一句?!?/p>

      對方嘴里叼著一個牙簽,滿臉的不屑一顧:“首長,瞧您說的,有您這個義父做主了,我這個親爹還算什么?您說什么就是什么唄?”

      大人物:“……”

      得,這小子還為自己認了歐翔為義子的事兒鬧別扭呢!

      真是死心眼,自己現在的地位權力,多少人趕著認他當干爹義父他都看不上,這小子居然還特么嫌棄!

      而且如果他沒記錯,他似乎還是這個臭小子的上級吧!

      大人物很心堵,無比懷念二十多年前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個乖順清秀又富有正義感的小年輕……

      眼前這個流里流氣沒有半點兒軍人模樣的半老流氓是誰,特么的要不是看他受著傷,他都想將人給踹出去了!

      他壓著脾氣,告訴自己:不能沖動不能沖動,這個人是剛得了國家一等功,國家一等英雄楷模表彰的人物,千萬不能沖動!

      他平穩了會兒呼吸,將目光落在自己的剛認的義子身上。

      彼時對方腿上也打著石膏,端坐在那里,沉默的跟尊佛似得。

      歐翔那邊反應了下,“哦”了一聲,跟著對宋忠明和胡葉青點了點頭:“謝謝叔叔阿姨,我會好好照顧菲菲的?!?/p>

      姚雨菲在邊上害羞的紅了臉,歐翔看著姚雨菲,心思也變得有點動容。

      兩個小年輕在下面悄悄的互相勾了勾手指。

      姚仲天和胡葉青忙說:“不客氣不客氣,以后菲菲就麻煩你了……如果她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你盡管管教,我們不干涉,放心?!?/p>

      姚雨菲:“……”

      臉上有點紅,他父母這態度變得……

      罷了,總之不反對他們就好!

      大人物覺得這氣氛著實尷尬,說:“罷了罷了……其他事情咱們待會邊吃邊說,先上菜吧?!?/p>

      屈玉琢坐的位置距離門近,忙喊了一聲服務生上菜。

      飯菜很快送上來。

      大家開始吃飯,大人物看著氣氛還是有點詭異,怎么都不愛說話呢?

      大人物并不知道,大家不愛說話,全部是因為他在場。

      這種經常在新聞聯播里刷臉的人物是不會理解普通人跟他坐在一塊吃飯是什么感覺的……

      而他渾然不自知的想要繼續挑開話題:“那個……我這幾天,翻看了一下黃歷,我覺得今年的六月份啊,是個極好的月份,尤其是六月六號這天,你們看……”

      宋明昌:“有義父做主了,要我這個親爹干嘛?您決定!”

      大人物:“……”

      姚仲天和胡葉青:“您決定就好,我們家菲菲一定配合的……哪怕您說明天就結婚,我們都一定配合,您放心!”

      大人物:“…………”

      這天沒法聊了。

      可不管這天怎么個沒法聊,歐翔和姚雨菲的婚期,就那么被莫名其妙的敲定了。

      六月六號。

      也就是,兩個月后。

      姚雨菲覺得太快了,跟歐翔說,歐翔卻覺得還好。

      還說他過幾個月就二十七了,同年齡的人也許二胎都有了,他算很遲的了。

      姚雨菲臉上有點紅,這婚都還沒結呢,就二胎了,這人想的真多。

      可直到現在,她想起一個月前的驚心動魄,還是心有余悸。

      尤其看著歐翔滿身是血的從下面被抬出來時,她的心臟都快停了。

      還好,還好他還在。

      而他還在,她便一輩子都不會讓他再去做那樣危險的事情。

      歐翔自己也答應過,那是最后一次,她相信他。

      其實,還有許多事情讓姚雨菲稀里糊涂,比如說,歐翔居然找到了他的父親。

      親生父親。

      歐翔的身份,居然是那樣的……不可思議。

      以前她母親還覺得歐翔配不上她,現在母親是整天想著怎么將自己打包給歐翔送過去。

      生怕歐翔跑了。

      不過歐翔的父親……也就是自己的這位未來公公,人倒是不錯。

      這段時間給她買了許多禮物,送車送房送一堆,就差將他名下的保全公司都叫給她了……

      也不是沒,是她不敢要。

      姚雨菲知道,他其實是想給歐翔,但歐翔不要。

      可她也覺得歐翔對這個父親,雖然有點脾氣,但也不算排斥。

      雖然待在一起是不算多和諧,經常還會互相看不順眼,但姚雨菲就覺得挺溫暖的。

      她很開心,歐翔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親人,那是至親的人。

      她真的很開心。

      不管如何,婚禮日子定下了,那就得準備。

      好在這次所謂“義父”安分了許多,將這個籌辦婚禮的事兒,交給了人正經的爹。

      義父則是從旁協助。

      無法,誰讓親爹還是個傷患……

      但這樣也不算消停,兩個人常常因為意見不合而爭吵起來,而且誰都說服不了誰……

      這個時候,某義父便再次開始懷念起當初在自己面前乖順聽話的小年輕……

      時光一去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好在好歹是自己的婚禮,歐翔好歹也參與了,當兩人討論不下來時,他就自己敲定……

      而他選下來了,兩人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也得認了。

      除了兩位爹和新郎在認真準備,作為親家的姚家也在努力準備嫁妝。

      歐翔和姚雨菲的婚事已經公布了出去,歐翔的身份雖然說的不算明確,但姚家嫁女,這也算一樁盛世。

      熱度炒了好幾天。

      姚雨菲自己倒是習慣了這些,只怕歐翔不自在。

      他問歐翔,但歐翔卻表現的很淡定,他說:“放心,我沒有討厭那些?!?/p>

      姚雨菲不信:“真的嗎?”

      歐翔湊上去在她唇上親了一口,說:“恩,真的?!?/p>

      “我很多朋友都問我,我的未來丈夫是什么人?”

      “那你怎么回答他們的?”

      “我說……”她看著眼前這個英俊逼人的男人,笑了——

      我說——我的丈夫,他是個英雄!

      大,英,雄??!

      ……

      這世界有許多的無奈,許多人做出許多的選擇,都會情不得已,會身不由己。

      可是因為責任,因為家國天下,因為民族大義,因為許許多多的東西,卻還是必須要去做。

      這個世界光怪陸離,罪惡和黑暗和寒冷到處存在,他們充斥在許多的角落,措不及防就吞噬掉漂浮在空氣中那些脆弱發光的美好與溫暖。

      怎么讓這些美好和溫暖的東西一直存在?

      于是有人穿上了鎧甲,有人穿上了戰衣,有人拿起了武器……

      他們肩并著肩,手牽著手,圍城了一個光明而柔軟的保護圈。

      圈內的人都覺得空氣是甜的,陽光是暖的,世界是柔和的。

      他們并不知道,站在圈邊緣的人,是怎樣用自己和他們一樣的血肉之軀,鑄成了一座鋼鐵的長城。

      哪有什么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我們負重前行。

      如此而已。

      如此,而已。

      ————————歐翔VS姚雨菲番外完——————

      ————全書完————

      謝謝一路走來大家給我的支持,謝謝!非常謝謝!

      點擊切換 [繁體版] [簡體版]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新書推薦: 國民老公帶回家:偷吻55次 步川小姐的貧窮物語 最佳傲嬌攻略 克妻 拿無限當單機 一胎二寶:爹地追妻請排隊 鳳謀天下:王爺為我造反了 一夜回到離婚前 一世狂寵:老婆大人,請上鉤 九天傲紅顏
      欧美精品一区免费,高潮视频91网站,亚洲无码啪啪啪网站,亚洲又黄又大又爽,性色AV人妻网,一区二区三区无码黄国产
    2. <input id="05ugj"></input>
      1. <sub id="05ugj"><table id="05ugj"></table></sub><sub id="05ugj"><table id="05ugj"><div id="05ugj"></div></table></sub>
        第一页,亚洲有码,亚洲无码 一二三区色妇网 另类五月图片小说 日逼高潮视频网站